忍冬

人而无礼,胡不遄死?

上次脑洞的后续。
实际是为了逼绑画不咕,所以跟她说你只要画画我就开车。
然后这家伙熬夜给我画出来了。(平时你怎么不这么积极!!!)
临到开车时觉得华暗车没灵感,暗华车反而有灵感……(那么难吃好意思叫灵感吗)
脑洞是华暗华无差,车是暗华,慎点。

和徒弟聊的脑洞,整理一下发过来。我要饿死了1551太太们看看我扣诶扣。

顺便悄咪咪宣群,一个除了华暗华,什么都聊的水群(。)

【少武】非

  他是何时初见道长的?
  是在经谈会上。

  道长是何样的?
  小小的,跟他一般大的奶娃娃,偏偏将衣衫道冠穿戴得一丝不苟,板着雪白的脸喊无量寿福。

  再见时又是如何?
  他已出落得高挑俊美。白衣胜雪,一手执剑,一手拂尘,踏着金顶耀眼的光而来,略微顿足,说:“施主。”

  又是如何促得这样?
  他掀开被子,青灯如豆,望着身下泥泞。

  他本与道长是最乾净的关系。

  “道长……道长……”他握着那处,昏暗的屋舍青灯沉沉,眼前却出现一人。白衣胜雪,默默凝视着他。

  “道长。”他伸出手指。

  他的道长没有推却,微微垂了眸,接过他的手。掌心是泥泞不堪的手指,手指是温凉的,掌心亦是温凉的。

  他心头一动,扣紧道长的手,说:“冒犯了。”

  道长不苟言笑、不善言辞。即便衣衫委落,也只是睁着那双无悲无喜的墨色的眼,静静喊道:“大师。”

  让他想想,他们是如何变成这样的?

  是多年重逢后的初见,恶狼险些扑上他的喉咙时,却有剑稳稳插在狼的额心上,狼轰然落地,现出深林间缓步出来的不慌不难的道长。

  是江枫渔火间,他惋惜地说:“佛珠断了。”道长微凉的指尖触上他的指尖,就天光与篝火替他串雕满“观自在菩萨”之类辞汇的佛珠。

  是满室禅意里,他敲完木鱼悄悄觑他。他放下佛经,素来无悲无喜的眸底微微泛起笑意:“无量寿福。”

  是他送他回山。高大的太极在金光里熠耀,他持佛珠双手合十,眯着眼打量这个雄伟的建筑物。而辉煌之下,他的仙人一手持剑,一手拂尘,走进他的道里。

  是现如今,他的青丝满床,明明身躯白如雪,因动作一下又一下地律动,却还抬着那双墨色眸子一动不动地盯着他,淡色的唇抿成薄线,一丝声音也没有。

  “观自在菩萨。”他附身去亲他,掐着他的腰,动作愈发轻柔。

  五蕴六尘,兰因絮果。他已经污了佛,不能再污了他。道长的眼睛依旧睁得大大的,眨也不眨,他颤抖地抬手遮住,想遮住他的道,像遮住自己的佛。

  油灯啵地一声,炸开沉寂,也炸开他的思绪。他替道长拉好衣衫,遮住那些大不道的痕迹。

  古钟发出噌吰一声。

  梦醒了。

抱歉打扰了。流觞曲水复刻,我继续卖号。太过用心对它了,现在反而不想再看到它。
白水秋风服,oppo端,走交易猫,可以给你换绑。
有绝版冰雨,天罡青光玉箫2技。
四花除合欢青丝全,除了工部琴和合欢其余活动肝五均已9技,三花全部9技。
夜烛言六爻卷卷青莲天罡均满判,淑女剑七判,其余五花除了新抽的箜篌全四判,四花基本四判,所有三花一判。协战等级如图。
魍魉绝版除冥狼爪已肝。
有会盟,满级会盟福利多多,日常盒子5个起步。据守任务已完成。无剑等级如下。无永久卡和月卡。
占tag致歉。

【华暗】发香

群里的联车。
  
  
  

  
  
  
  
  暗香有一头漂亮的长发。
  华山总是打趣他。在喝得大醉酩酊时拉过一缕秀发靠近自己的酡红的脸,酒气缓慢地喷洒在乌漆顺滑的发丝上,然后道:“你知不知道,杀手很不适合留长发。”
  暗香未睬这个酒鬼,兵刃在手里翻了个漂亮的弧直指华山喉间:“你该知道我所来之意。”
  “那又如何?你舍不得杀我。”
  他欺身而上,长发在食指上缠了几匝,就像初涉江湖时在三生树下小拇指上缠绕的红线。小筑外月影婆娑,月是冷的,冷辉下刀刃亦是冷的,泛着冷紫的锋芒摸上去都透着渗骨的寒意,华山眉头一凛,似乎想起旧日的冰雪,夺过武器扔地上,搂着人的腰去了床边。
  
  华山是个义士,暗香是暗影,都是刀口上讨生的人物。暗香接的第一单就是他,现在这单也是他。
  华山的手指拨开他大敞的衣襟胡作非为,暗香喘着气道:“你怎么这么喜欢得罪人?”
  华山似笑非笑:“不是我喜欢得罪人,是容易得罪人。”就像第一次见面时,华山不过是打了某个胡作非为的小子,便被悬赏从而认识了暗香。
  手指在杀手冰冷的肌肤上游走,盘桓于精致的锁骨与精瘦的腰身上,像夏夜的树枝,泛舟湖上时拨动水色,万千萤火冉冉升起。此刻,暗香的欲望便像惊蛰的萤。
  他微微挺腰迎合华山的动作,与此同时却又皱眉,似乎极为不满华山床笫之事上的温吞。双手一勾,华山的上半身猛然下坠,只有手臂支撑着两人咫尺之间的距离,供华山含笑地看着急不可耐的恋人。
  暗香坦然迎上他的眼神,道:“要做便做,别做这些无用功。”
  接下来一切都变得理所当然。床板嘎吱嘎吱地叫,暗香腾出力气嘲笑道:“宰了那么多恶贼还睡这张破床。”
  华山似乎还醉着,敷衍地嗯一声,随之却是猛然一顶换来暗香的惊呼。杀手没了平衡手胡乱一抓,在他背上留下道道血痕。华山拨开他汗津津的长发,俯在耳边道:“因为我们第一次也是在这里。”
  暗香怒目圆睁,就要取武器,却被华山扣住腰。那人枕在他右肩上,毛茸茸的脑袋刮得脸庞生痒,打着酒嗝呼吸粗重:“真的要杀我吗?就为了那几块银子?”
  暗香丢开武器:“算了,老子栽你身上了。”
  华山笑道:“我就知道你舍不得,就像第一次打我那样。”他又抓起暗香的头发,头发上还带着淳厚的奢兰花香。就像第一次那样,两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,第一次对活人动兵戈,暗香一个闪身却被华山拽住长发掼倒在茶馆的地上。他耳畔插着长剑,身上单膝跪着华山,那人取过一缕耳发:“你知不知道,杀手很不适合留长发。” 

【双华】无题
算车……虽然车特别不好吃。
我没有咕咕咕。

真的想退坑了,让我把号卖出去断个念想吧,玩到最后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玩什么。越来越累。我还爱它,但我不喜欢它了。
估价并顺便卖号。渠道服白水秋风。
有绝版冰雨,天罡青光玉箫2技。
四花除合欢青丝全,除了工部琴和合欢其余活动肝五均已9技,三花全部9技。
夜烛言六爻卷卷青莲天罡均满判,淑女剑七判,其余五花除了新抽的箜篌全四判,四花基本四判,所有三花一判。协战等级如下。本次活动已肝穿。
魍魉绝版除冥狼爪已肝。
有会盟,满级会盟,日常盒子5个起步,90级据守15分钟搞定那种等级。据守任务已完成。无剑等级如下。无永久卡和月卡。

闲来无事的逼逼叨叨。yy暗香男弟子头像很久了,杀手留这么长头发真的好吗?
想看暗香揭大华山榜,落荒而逃却被华山一把揪住长发。暗香疼得龇牙咧嘴,下一刻便被华山带怀里扛肩上御剑飞回华山。
华山床上狠狠揪住暗香的长发让他给自己口,杀手阴鸷的眉眼因疼痛而皱起来,却还是不得不雌伏在自己身下,细微地喘气,细微地潮红,感受床笫之事的滋味与折磨……

顺便欢迎加入华暗同好群:125953346

我就是个冷cp命,硬是把自己从华武热坑扳扯到华暗来了。
诚邀各位美腻的爱斯基摩人进群。
欢迎加入华暗小卖部,群聊号码:125953346